逍遙公子旅游網>>國內旅游資訊>>【張洗非】

【張洗非】

關鍵詞:張洗非 來源:逍遙公子旅游網
【導讀】我是在一本文刊上讀到民國神話女子小鳳仙后半生的故事的。那時的感覺,好像從一出喧鬧、吵鬧的舞臺劇中忽然突進幕后,那種臺前的興旺與幕后的寧靜,臺上的風景與臺下的沉寂,讓人感嘆感觸不已。..

我是在一本文刊上讀到民國神話女子小鳳仙后半生的故事的。那時的感覺,好像從一出喧鬧、吵鬧的舞臺劇中忽然突進幕后,那種臺前的興旺與幕后的寧靜,臺上的風景與臺下的沉寂,讓人感嘆感觸不已。

有關蔡鍔與小鳳仙,我想很少有人會不清楚的吧。這幾年,這樣多的電影、電視劇在一次次盡情演義著他們高山流水覓知音的神話故事,他們——一個是年青、瀟灑的護國公,一個是本領與相貌同時有的風塵女子,郎才女貌,凡間知已,這讓世上多少男男女女向往、妒忌不已!

只是,故事再好,它也畢竟只是故事罷了。正如我們幼年時,童話里所說的那些與王子“過上愉快、甜蜜的生活”的灰姑娘,我們很少想過:倘若有天,王子沒有了,灰姑娘還愉快、甜蜜嗎?亦或說,沒有了王子,灰姑娘將去哪?

1916年11月8日,只有34歲的蔡鍔將軍在日本病死。小鳳仙聽信,心如刀割。在蔡鍔的哀念會上,小鳳仙送上兩幅挽聯“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 “萬里南天鵬翼,直上扶搖,那堪憂患余生,萍水戀情成一夢;幾年北地胭脂,自悲沉溺,獲取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后默然離開了北京八大巷子。

以后,她流離失所的人生,從此開始。

她嫁過一位師長,師長陣亡后,她跟了一個廚子,轉戰漂泊到了沈陽,住在沈陽市皇姑區壽泉街三巷子的一座平房里。因為廚子姓李,旁邊的鄰里便喚她“李娘”。她為自己取了個代表深長的名字:張洗非

張洗非張洗非,凡間往事已熄飛!不清楚,她是感慨世事的白云蒼狗、變化無常;還是期盼時間之水,洗去她以前的是是非非!

她沒有工作,僅用著丈夫老李一點微薄的收益困難度日。她和老李住的一間十平米的北廂房里,一貧如洗,惟一的安排就是一只每日喚起她的鬧鐘。但她總將自己整理得潔白凈凈,在沈陽市皇姑區壽泉街三巷子里,沒有人知道,這個穿著質樸、言語不多的家常女人,曾有過一段如何奢侈、撩人的青春?!

老李是一個老實人,他說不上理解他,更怎樣談得上她的知音!他只是愛她,生活里到處順著她,總怕他冤枉了她。他也隱隱知道,她是有一些不一般的來源的。只是她不說,他便不問。

她隨身的小包裹里,有張年青、瀟灑的軍官的相片。老李有天見了,問:他是誰?她只淺淺地說:一位老友。

她好喝酒。那時老李會挽袖操勺立在鍋邊,為她燒幾個她喜愛的下酒席,陪著她喝上一兩杯。她動聽戲,一出戲,頻頻聽得她淚眼婆娑,如夢似醉……

她已不是北京城八大巷子里,風華曠世、口碑飛揚的風塵女子小鳳仙,她只是沈陽市皇姑區壽泉街三巷子里,一個平平時常的家常婦人張洗非。與她日日相伴、耳鬢廝磨的廚子老李,不會與她琴棋字畫,談詩論對,更不會為她浪擲千金;他給她的,僅有一個個安安穩穩、平平時常的一日三餐。

1954年,梅蘭芳先生率團拜訪朝鮮,路過沈陽,張洗非聽信后,寄去一封信。幾天后,老友相見,四目相較,物是人非,感觸不已。之后,經梅蘭芳先生建議,張洗非進了一家保育院,做了一名保育員。

這或許是她后半生里,最“風景”的一段日子。她言語不多,穿著潔凈,辦事嚴謹,在保育院里,沒有人會相信,這個每日只知道安靜辦事的平常女人張洗非,就是當年北京城八大巷子里,曾讓無數王侯將相不顧千金想一觀芳容的小鳳仙!

她老了。時間之水,真的像她希望的那樣,已安靜洗去她以前的那些興旺往事,包含她,以前的那一張如花如畫的臉龐。她不是風塵女子小鳳仙,她只是沈陽皇姑區壽泉街三巷子里,一個滿面滄桑、溝渠縱橫的老女人張洗非

廚子老李依舊日日隨同著她,依舊像從前一樣,生活里到處順著她,總怕他,冤枉了她。她死的時侯,老李顫動著手,從她隨身常帶的那個包裹里,取出一張年青、瀟灑的軍官的相片,裝進了她的衣角。那時侯,淚水早爬滿了他像她一樣滿面滄桑、溝渠縱橫的一張臉……

杜拉斯在《情人》里曾寫過如此一句話:“相比你年青的時侯,我更愛你滿面滄桑的臉龐。”

當你年青的時侯,大概你生得閉月羞花,傾國傾城,有數不清的人曾甘愿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有數不清的人曾為你浪擲著千金。有天,當你老了,青春秀美的臉龐,被光陰風干成一張滿面滄桑、溝渠縱橫的臉,不過依然有個人,依舊日日隨同著你,依舊愛著你一張滿面滄桑的臉龐。這個人,不會被歷史記憶,不會變為神話,不會在后代里被人演義,傳揚。

但這種情,這種愛,卻一定也是戀情!

猜您感興趣的資訊:

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