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公子旅游網>>國內旅游資訊>>【趙侗】之死

【趙侗】之死

關鍵詞:趙侗 來源:逍遙公子旅游網
【導讀】雙槍老太婆趙洪文國為中國人熟識,其子趙侗實際上也口碑很大,有“滿族第一抗日將領”的頭銜。因此自1939年趙侗死后,各類謠言推想乃至延續到現在。而趙侗到底死于誰人之手,因為那時準確的..

雙槍老太婆趙洪文國為中國人熟識,其子趙侗實際上也口碑很大,有“滿族第一抗日將領”的頭銜。因此自1939年趙侗死后,各類謠言推想乃至延續到現在。而趙侗到底死于誰人之手,因為那時準確的公開資料十分少,始終迷霧重重。

按照公開資料可知,九一八事變暴發后,趙侗開始參與抗日活動,七七事變前在東北已小有名望。七七事變后,趙侗在北平起兵抗日,定部隊名字為華北方民抗日軍,在平西山區進行游擊戰。這一年年末,趙侗帶領部隊加進八路軍,改編為晉察冀軍區第五支隊,趙侗擔任司令員。

1938年8月,趙侗之下基層考查為由,機密離開了游擊隊。后趕到重慶并得到了得到了空前的歡迎,媒體將他視作進行抗日游擊戰爭的英雄。1939年1月,趙侗受蔣介石會晤,入國民黨中央鍛煉團黨政鍛煉班首期學習。結業后被國民政府的軍事委員會委派為晉察冀游擊第一總隊少將司令,遵照反回華北再次組織游擊隊。據《現代滿族英烈傳》一書紀錄:“1939年6月29日,趙同與吳桂良等由經培訓的大中專知識青年中篩選100名將士,親身帶領北上對日抗戰,首站抵達西安。”

1939年秋,趙侗率300多人,配長短武器和2部電臺,不管威脅北上敵后,路上遇到埋伏,在河北新富、靈壽兩縣接壤的陳莊附近陣亡。

有關埋伏者的身份始終并不清楚,據那時國民黨方面的資料《中共不法行為及破壞抗戰事實紀要》紀錄:“本年(指民國二十九年,即1940年)1月2日河北民軍第七縱隊司令趙侗所部官兵,在靈壽被賀龍部悉數清除,趙司令被槍殺”。1941年,重慶出品一本署名李君的《趙侗之死》,當中講到趙侗是為八路軍所殺,但那時八路軍方面并沒有承認,這件事疑云重重。不過趙侗之母深信趙侗是被八路軍“陷害”致死的,以后走上與共產黨抗衡之路。

1949年后,官方承認了趙侗是遭八路軍埋伏清除。《八路軍第一二零師暨晉綏軍區戰史》中稱,趙侗部是于1939年12月29日在河北省靈壽縣慈峪鎮附近之北霍營一帶被一二零師唯一旅二團所清除。

到此,趙侗死于誰人之手的謎團解開了,但更大的謎團出現了——八路軍為什么要擊斃同為抗日隊伍的趙侗

官方說法是“清除叛逆”,據《八路軍第一二零師暨晉綏軍區戰史》紀錄,“1939年,趙侗率少部分人逃跑,被國民黨間諜機關振興社收買。12月,國民黨發起首次反共高潮,趙侗奉國民黨之命率振興社分子120人編成的所謂‘平西挺進支隊’,帶國民黨軍委會的電臺、密碼,潛入晉察冀邊區的靈壽縣慈峪鎮附近之北霍營一帶,進行毀壞活動”。

聶榮臻在《聶榮臻回憶錄》中的紀敘更為具體:趙侗為人很傲慢,始終想離開游擊隊,同國民黨的關系拉得很緊。聶榮臻數次做過趙侗的工作,不過趙侗總有異心。他本人之后還帶了10多個人逃跑,之后跑到重慶,國民黨政府收編了趙侗,給他下委派狀,并配電臺、密碼和各類新型武器,派他回華北,毀壞共產黨構建的敵后根據地。1940年初,他反回華北時,在石家莊以北的一個地方,剛巧碰上從冀中回晉西北的賀龍的120師隊伍,便展開了一場遭逢戰,戰斗中120師全殲了趙侗的團隊。

但這個說法遇到了疑問,有人覺得這是八路軍不想趙侗回來搶勢力范圍的火并,也有人相信是趙侗的武器裝備讓中共起了貪心之心而造成的慘劇。

不過《有關趙侗之死的實情》一文里拿出了另一種說明。該文稱,1942年重慶曾出品一本署名叫“林夕”的《趙侗之死》,盡管作者和闡說者明顯是抱著憐憫的態度,但經過這本敘說趙侗北上經過的書,我們約略能了解趙侗之死其本身的內在源由。

在從重慶趕到西安后,趙侗接受了胡宗南的改革,將胡宗南所派的戰干四團的學生王世杰等一百多人加了進入,讓原來僅有六十多人的小集體增添到二百余人,并調整了領導。同一時間把原來小集體中的親共份子剝離出去,集體面容從一個懷有一些夢想色彩的稀疏集體成為反共集體。之后接受胡宗南饋送的武器裝備,在1939年末國共關系緊張期間,趙侗是很明顯地把自己放在一個和八路軍對抗的位置上了。

縱然趙侗在政治上是非常單純的,有其取死之道。文章作者也不認同八路軍的做法,趙侗終究打的是抗日的旗幟,即使是計劃搞摩擦去的也劣跡未彰,八路軍在其甫入防地之時,就部署一舉清除,似也不無“不教而誅”之嫌。

軍旅作家王龍有不一樣的見解,他在廣東省政協刊行的刊物《同舟共進》上發布文章稱,要是不清楚那時晉察冀抗日根據地的繁雜勢態,就無法得出一個全盤準確的論斷。

按照解放軍出品社出品的《八路軍文獻》可知,從1938年下半年開始,國共兩邊在抗日根據地的摩擦摩擦明顯增加。大略統計,從1938年8月到1940年5月,中共內部及向國民黨方面發出的與反摩擦相關的電文達25份之多。在這些電文中,反復出現一個重要的名字:鹿鐘麟。

王龍提出,這僅系鹿鐘麟生產的反共摩擦中的一件,其它突擊殺死八路軍人員的事件,在電文中家常便飯。而據親身提審過趙洪文國和其子趙連仲的都愛國先生之后記憶,趙侗那時就是奉鹿鐘麟這個老牌“反共專家”之命,南下邢臺向其挨近之時被八路軍剿滅的。國民黨頑固派除去對八路軍之外,對新四軍也發起了數次“摩擦”,生產了多起慘案,當中“確山慘案”和“平江慘案”周所周知。共產黨的規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1940年2月1日,毛澤東在延安大眾討汪大會上嚴正提出:“對那些勇于鬧平江慘案、確山慘案的人,對那些勇于毀壞邊區的人,對那些勇于打擊提高部隊、提高集體、提高人員的人,我們是決不能忍受的,是必然要反擊的。”

趙侗在重慶接受了蔣介石的鍛煉和委任,其隊伍在西安又接受了胡宗南增補的手榴彈、子彈;離開西安以后,一直是由石友三的兄弟石友信所帶訓誨隊護送,直至河南林縣才分,石友信還向趙侗部饋送了二十多支自制的捷克式步槍。這些訊息,深知情報工作的共產黨怎能不清楚,況且趙侗身邊始終沒有斷過暗藏的共產黨員。

猜您感興趣的資訊:

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