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公子旅游網>>國內旅游資訊>>明朝十六帝之【朱載坖】

明朝十六帝之【朱載坖】

關鍵詞:朱載坖 來源:逍遙公子旅游網
【導讀】《大明風華》里,朱瞻基曾對徐濱說,自古二龍不能相見,意思是朱棣與朱允炆不能直接會面。至于二龍不能相見的說法,我查了很多資料,沒能找到它確實切來原。明朝十六位皇上中,真正深得二龍不能..

《大明風華》里,朱瞻基曾對徐濱說,自古二龍不能相見,意思是朱棣與朱允炆不能直接會面。至于二龍不能相見的說法,我查了很多資料,沒能找到它確實切來原。

明朝十六位皇上中,真正深得二龍不能相見之苦的,猜測莫過于是朱載坖(jì),自然了,相較之下,他又是走運的,終究登上了九五之尊的大位。

在史料的記載中,朱載坖的父親朱厚熜是聽信方士陶仲文的勸說,說二龍不能相見。我推想這種說法的源流,或許是由《周易》而派生的各類繁雜學說。

一、他老爸朱厚熜對這種說法毫不懷疑,讓朱載坖像生活在一個“離婚家庭”。

朱厚熜承襲他的堂哥朱厚照的皇位以后十八年才生下了嫡子朱載基,但是朱載基出世兩個月便早殤,這讓他悲慟不已。

悲慟之余,堅信方術的朱厚熜便去問陶仲文是什么緣故造成早殤,史料只記載陶仲文說,二龍不能相見。

大概朱厚熜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初始不是非常相信這種勸告,直至再產生一件事。他的兒子朱載壑出閣講學,按照禮節,朱厚熜必需在場,這代表著二龍相見。

朱載壑貌似應了二龍不能相見的魔咒,二龍相見后一段時間,朱載壑便病死。從此,朱厚熜堅持決意,不再二龍相見,乃至不立太子。

這讓時為裕王的朱載坖和景王的朱載圳非常苦惱,因為這條魔咒,他們長久見不到父皇,像生活在離婚家庭。

不過,也就是朱厚熜不立太子,造成朱載坖與朱載圳進行長時間的太子之爭,朝中文武百官亦紛紛站隊,相互斗得無法解脫。

有人覺得這或許是朱厚熜的謀略,有心不立太子,以此大搞平衡權謀。這種說法有一定的根據,朱厚熜后期二十來年不上朝,靠的就是用人的平衡,尤其是對嚴嵩與徐階的任用。

可不管怎樣,我們只能推想,朱厚熜不立太子是事實。這時,景王朱載圳相較風景一些,因為其脾氣豪邁,擅長結識朝臣,大有儲君之勢。

朱載坖相對來說,性情比較平凡呆板,不擅長與朱載圳相爭,但他有賢臣高拱、張居正、陳以勤的支持。

一定的水平上,朱載坖的平凡性情,反倒成就了他的人生極點。他擺出來的事相,很明顯是不與朱載圳爭儲君之位,有利地保護了自己。自然了,這是他的真實心理,還是張居正他們的計劃,二者都是可能的。

最后朱載圳耐不住性子,讓朝臣郭希顏出頭上諫,期盼立他為儲君,最后朱厚熜龍顏震怒,將郭希顏斬殺,而朱載圳被逐于安陸。

朱載圳在安陸一段時間便病死,這對朱載坖來說,必然是天大的喜訊,他不用拼命去競爭,皇位就這樣到手了。

偶爾,世事就是這樣,人算不如天算,有心栽花花不開,無意插柳柳成蔭,朱載坖就是這樣在糊里糊涂中成了儲君,好像注定是九五之尊。

莫明其妙的二龍不能相見,讓他領會不到父子情感,卻是他變為皇上的有利條件,倘若二龍能相見,猜測他遠不是朱載圳的對手。

二、什么二龍不能相見,都是顛三倒四,他即位后,馬上誅殺方士。

朱厚熜歸天以后,朱載坖作為儲君,毋庸置疑地接過皇位。他即位以后,猜測是心里非常厭惡所謂的二龍不能相見之說,因此他將老爸朱厚熜寵任的方士殺得一塵不染。

對宮中神神化化的道教安排與典禮,他更是嫌棄至極,一概撤消。

自然,他這種行為使宮內節約了不少開銷,這或許也和他自身就愛簡樸的性情相關。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或許是朱載坖受賢臣高拱、徐階、張居正等的指引。

朱厚熜在位后期,宦官干政嚴重,朋黨之爭讓朝廷烏煙瘴氣,徐階、高拱、張居正等等這些賢臣備受其苦,今扶助的朱載坖上位,那些宦官、方士受滅頂之災,在所難以避免。

朱載坖脾氣柔和,是一個沒什么想法的皇上,他不算是明君,卻也不是一個昏君,但還好他手里有不少賢臣。

大明王朝總是賢臣司空見慣,例如開國時的劉伯溫,朱允炆時的方孝隭,朱棣時的解縉、三楊,朱祁鈺時的于謙,朱佑樘時的楊廷和等等。

現在朱載坖下屬賢臣高拱、除階、張居正等等,大體上是這些人幫他撐起了山河,而至于他本人,有關怎樣治國安邦,是遠不及他老爸朱厚熜了。

既然朱載坖自身不懂怎樣治國,但那就放開讓賢臣們去干,實際上,是有效果的。一般而言,朱載坖執政的六年間,在經濟上,功績關鍵有隆慶開關,即準許民間遠洋做生意,這給大明帶來了大量的賬務收益。

邊陲上,朱載坖的隆慶和議,讓漢蒙祥和共處,為國內的發展提供了有利保證。而至于海防,內閣制度,科舉等等方面的更改,正史的記載中,皆有改良。

可事實上,這各種利國利民的政策,都是出自張居正、高拱等等賢臣之手,只是功績扣在朱載坖頭上罷了,終究他是帝王。

由于有賢臣的輔佐,讓他沒有后顧之憂,而朱載坖又是平凡的沒有進取心的帝王,他上位后,大量的時間陶醉于后宮生活,讓他身體羸弱。

朱載坖三十六歲病死,他兒子朱翊鈞八歲便繼位。走運的是,大明王朝真不缺賢臣,朱翊鈞在一代賢臣張居正輔助下,開辟了另外一個景象,不在話下。

三、朱載坖六年執政平平無奇,沒有洶涌澎湃大馬金刀的革新,但他寬仁明靜,隆慶朝也算是兵荒馬亂

朱載坖的一生除去隆慶開關和俺答封貢外大體上沒什么值得大書特書的文治武功,沒有創始新景象,在大明十六位皇上里,成即使是靠下的,乃至給人們議論的素材也少。

隆慶一朝,盡管僅有六年。不過,其間人才濟濟,徐階、張居正、高拱,都是人中英雄。在他們的主持下,隆慶一朝倒真是個兵荒馬亂。在他以前,是整天陶醉于道教的嘉靖皇上;在他以后,是個在極端又對官員政治很輕視中的萬歷皇上。隆慶一朝,就是朱載坖的寬仁,才給了大臣們足夠的發揮志向的舞臺。

對比其它帝王,他性情又是正德之后各代皇上中最謙讓的,他原意宅厚,沒有生產多少冤獄,相對還給海瑞等等官員昭雪,這點上,對帝王來說,是被稱道的。《明史》對他的評論也不錯,說他“端拱寡營,躬行儉省”。

朱載坖是個“原諒有余而剛明不足”的人,因此,在他統轄時,內閣之間的權利斗爭加重。當中,徐階與高拱的斗爭從隆慶元年(1567)就已然開始。

猜您感興趣的資訊:

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